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武侠情色  »  [母狗龙裔](01-02)作者:lijinxin1992
[母狗龙裔](01-02)作者:lijinxin1992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日本av电影 av网站 av天堂 av在线 亚洲av av视频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9740
 

            (一)白河监视哨的性奴
 
  「给……给我停下……啊……啊……你这肮……肮脏下贱的强盗,我是龙裔, 是雪漫城的男爵,你要是再……再敢继续,我就……噫噫噫——!!」
 
  「怎么啦,刚才不还一脸神气的样子嘛,继续说下去啊。」
 
  「我就……就——就要高潮啦——!!」下体的淫液喷涌而出的排泄感让我 耻辱地哭了出来,哈瓦尔?铁手仅仅用他硕大的霸王枪往我的子宫深处一顶便轻 易地击垮了我仅剩的自尊。
 
  「哼,什么龙裔,只不过是个淫荡的婊子罢了,瞧你这一脸被干烂的春样, 快说你就是个欠操的婊子,是个需要被精液喂饱的淫妇!」强盗头子一边说着一 边加快了腰间的速度。
 
  「啊啊啊……我不是……啊啊……快停下来……我……我要被你干死了…… 啊啊……要死啦要死啦……」
 
  「嗯哼?不老实的妓女?那就操到死好了。」
 
  「呀啊啊啊……不行……不要啊……我……我说我说……我……我是妓女, 我道格薇?龙……龙语者……是……是妓女……是婊子……啊……啊啊……」为 了让他不再用那根粗壮的阳具蹂躏我高潮迭起的阴道,我已经没法在意这些用来 形容我自己的污言秽语有多么下贱了,此时他的动作竟愈发地用力,激烈的快感 作势要把我操得昏死过去,胸前的一对大奶子甩得生疼:「……我是全……全天 际省最淫荡的婊子啊……啊啊啊……快点……快点用精液喂饱我啊……我就是个 淫妇……噫噫噫啊——!!」
 
  「哈哈,总算承认自己是妓女了么,那以后就叫你『龙妓』吧,好了,龙妓, 让你那淫贱的子宫接好,哈瓦尔?铁手大爷要赏赐精液给你啦。」强盗头子脸上 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腰部耸动开始做最后的冲刺。
 
  「唔唔唔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一股热流灌入了我的子宫,我的小 穴再一次不争气地高潮了,这一会我是彻底没了力气,两眼翻白从强盗头子的大 腿上翻倒过去,全身抽搐地躺倒在地上,乳白色的精液混合着我的爱液从我一张 一合的肉缝中汩汩地漏了出来。
 
  「切,干了一个小时就去了五次,传说中的龙裔还真是淫荡得可以,」哈瓦 尔?铁手不屑地看着失神的我,一把捞起我的一头金发将我整个人提了起来: 「好了,龙妓,你那肮脏下贱的烂肉洞把我的大屌给弄脏了,现在赶紧用你的嘴 给我清理一下,快点舔,不要让我感受到你的牙齿。」
 
  我还没从头皮上传来的剧痛中反应过来,一根散发着热气和恶臭的棍状物就 戳开了我柔软的嘴唇,一捅到底抵在了我的咽喉处,这让我差点没呕出来。 
  而强盗头子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打算,见我一脸痛苦的模样,甩手便给了我 两记耳光,「啪啪」两下扇得我眼冒金星,在我的脸颊上留下两道红印。面对着 眼前这个强壮的男人,现在的我只有畏惧,老老实实地张开嘴吞下他的鸡巴,然 后用舌头清理那些所谓的「我肮脏下贱的阴道带来的污渍」来。
 
  ……
 
  我叫道格薇?龙语者,今年二十四岁,自从四年前莫名其妙地成为龙裔,这 四年来我前往松嘉德击败了奥杜因,又接连解决了天际省的吸血鬼问题和索瑟海 姆的异动,无论是古老的瓦奇哈尔吸血鬼大君还是受莫拉庇护的初代龙裔都被我 轻松搞定了。原本以为自己这一生会充满荣耀,完成一个又一个传奇般的冒险, 最终找到一个爱我的男人结婚生子。却没想到诸神给我开了这么一个玩笑,让我 在一个小小的强盗营地翻了船——原因仅仅只是一个厉害的强盗首领和一个狡猾 的看门老头。被抓的当晚这个名叫哈瓦尔?铁手的强盗头子就粗暴地将我原本准 备留给未来丈夫的处女身破瓜了,接下来的几天我就成了他随意泄欲的性奴隶。 不论我如何哭喊和叫骂,他只用一个办法就能将我轻易打败,就是用他那有我手 腕粗细的霸王枪将我操到发疯然后适时地抽出来,接着便坐看我吐着舌头拼命自 慰想要高潮却不可得的丑态,而我为了寻求解脱只好低声下气地去舔他的脚趾或 者肉棒,并承认自己是「妓女」、「贱货」或者「母猪」,才能换来他的重新插 入并带给我一泻千里的快感。
 
  ……
 
  将脸埋在强盗头子的「树丛」当中,我打起精神一丝不苟地舔舐着他的肉棒, 先是用舌尖清理了龟头缝和龟头下方的污垢,然后再将其整个吞入口中,一边用 舌头缠绕按摩着一边吮吸起来。经过数天的「调教」,原本还未经人事的我已经 变成这种淫行之术的熟手了。
 
  「呵呵,不错嘛,就算是天际省的头牌妓女的口交技术都不会比你更好了, 看样子你还真有去做这行的天赋。」哈瓦尔?铁手惬意地躺倒在椅子上,看着我 像狗一样地跪着帮他口交,肆无忌惮地将二郎腿架在我光滑白嫩的背脊上。 
  「要我说像你这样大屁股大奶子的女人就不该去做什么龙裔英雄,改行做鸡 的话找家酒馆把裙子一脱,自然就有大把的男人会把赛普汀塞到你的骚屄里去, 这可比接那傻逼雪漫领主的悬赏来钱快啊。」
 
  「呜……呜……不行……到外面……做……做鸡的话……我……我以后…… 就没脸……见人……」我一听心里顿时害怕了,顾不得嘴里还有一根肉棒进出, 拼命地出声抗议道。
 
  「淫妇还要什么脸啊,你现在还不是一边给我吸着鸡巴一边自慰?装什么圣 女?」强盗头子冲着我鄙视地一笑。
 
  我顿时一惊,猛然发觉自己一边帮眼前这个卑贱强盗吸着肉棒的同时,右手 已经不自觉地放到了凸起的阴蒂上,被刺激得不断痉挛开合的蚌肉和手指上沾染 的蜜汁证明强盗头子的话一点也没错。
 
  呜呜呜,我居然已经变得这么淫贱了。
 
  「哦哦哦哦……要射了,给我接好啦,婊子!」
 
  就在我羞愤欲死之际,强盗头子也即将喷发了,一手揪着我的头发,两腿固 定了我的后脑勺开始猛烈的操我的嘴,龟头打桩般撞击着我的喉咙,这让我一下 没忍住,胃液上涌连带着昨晚未消化的食物残渣一股脑呕了出来,但一个大鸡巴 正操着我的喉咙哪里又吐得出去,直挤压得从我的嘴角和鼻孔溢了出来,登时一 股腥臭味四散。
 
  「我操,真尼玛恶心。」
 
  哈瓦尔?铁手大骂一声,但腰上和手上的速度并未减慢,作为他的人肉泄欲 工具我没有丝毫人权可言,被他当做一件玩具般疯狂地操弄。
 
  而就在我快要被这惨无人道的凌虐折磨得昏死过去之时,一股滚烫的热流突 然填满了我的口腔,浓稠的精液代替了污秽的呕吐物再次从我的鼻孔溢出。做完 这一切的哈瓦尔?铁手就像随手扔垃圾一样一松手,只见我「噗通」一下扑倒下 去,栽倒在地上那一滩恶心的污物里。
 
  「啐,让你给老子清理老二,你倒是给老子弄得更脏了。」强盗头子看着自 己臭不可闻的肉棒满脸的厌恶之色,毫不留情地又是一脚踢在我的肚子上! 
  「砰——!!」「起来,你的工作还没做完,继续!」
 
  「呜……咳咳咳咳——!!」
 
  我痛苦地捂着肚子疼得飙泪,但又被踹了两脚之后我只好乖乖地爬起来,望 着那根占满我自己的呕吐物的肉棒,我畏惧地看了强盗头子一眼,一咬牙,凑过 脸就准备帮他舔干净。
 
  「滚你妈的,就你这幅肮脏的母猪样,还来碰大爷的鸡巴?给老子洗干净, 再漱个口先!」
 
  我都忘了我现在脸上脖子上都沾着污物,哈瓦尔?铁手又是一脚将我踹倒, 接着就劈头盖脸的一顿猛踩。
 
  「呀啊啊啊啊,不要啊……好疼……求求你别打了,我……愿意为你做任何 事,求求你……啊啊……别打了……」
 
  「呵呵,任何事是吗?」
 
  踩着踩着,他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缕邪笑。
 
  哈瓦尔?铁手的殴打停止了,正当我挣扎着爬起来准备去找水桶,强盗头子 有把我叫住了。我扭头一看,只见他右手扶着自己的老二,一脸坏笑着说道: 
  「洗脸漱口还需要到别处找水么?」
 
  「什么!?」
 
  饶是这两天已经被他各种凌虐,自以为再可怕的情况都见过了,这一刻我仍 然被惊得目瞪口呆:「居……居然想是要我喝你的……尿?」
 
  「怎么,臭婊子脾气又上来了?你以为你这种母猪配喝水么?大爷我昨天给 你吃剩菜喝剩酒都是照顾你了,信不信今晚就让你吃屎配尿?」哈瓦尔一点也不 担心我不顺从,仅仅只是扔下这番话,就掂着鸡巴等我做出选择。
 
  「不行,我……这……这太恶心了,我绝对不喝!」我感到如果真的这么做 了我就真的不配再作为一个人活下去了,即便是外面两个金币就让操一次的下等 妓女都不会这么做贱自己啊,我真的要比那样的野鸡都下贱吗?
 
  「哼,真的不喝?」强盗头子饶有兴致地看着我鼓起最后的勇气对他做出的 反抗,反问道。
 
  「绝不!」
 
  我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此时的我似乎找回了一点身为龙裔的尊严,决定就 算挣脱不了也要拼死一搏。
 
  「那好啊,待会我就去附近招人,把你在这里当妓女的传单散发到九大领地 的任何角落,到时候……呵呵,就像你所说的,龙裔的名声就全毁咯~ !」 
  「你……!!」
 
  「选择吧,是要在我面前做最淫贱的妓女呢?还是在所有人面前做一个不那 么淫贱的妓女呢?」强盗头子胜券在握地说道。
 
  事到如今,我无疑已没有别的选择了……
 
  在强盗头子得意的目光下我认命般地闭上了眼睛,抬起头,张开了嘴。
 
  「嘿嘿,乖母狗……嘘~ 」
 
  他抖了抖鸡巴,将一股金黄色的尿液浇在我的头上,顺着我的头发、额头、 眼睛、鼻子,最后注入我张开的嘴里。骚臭的味道让我差点又吐了,然而强盗头 子一声「不准吐」让我只好强行忍受。
 
  渐渐地倾泻而下的尿液变少了,看着我从头到腿被他浇了个遍,哈瓦尔?铁 手不禁拍手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很好很好,看样子你以后可以改个名字,什么龙语者,叫饮尿 者更适合你嘛。好啦,从今以后『龙裔英雄』道格薇?龙语者就不存在了,你的 名字是『淫贱母狗』道格薇?饮尿者,记住了吗,重复一遍!」
 
  「记住了,我是……淫……淫……淫贱……母狗……道格薇……饮尿者……」 
  经受了这样的侮辱后我再也忍受不住,捂着脸呜呜地哭了起来,但是下体居 然有了感觉,被淋了一身尿后竟把持不住地失禁了。
 
  我已经没法回头了……
 
  「没想到你都已经把她调教成这样了,很不简单嘛。」
 
  这个时候,哈瓦尔?铁手的叔叔伍尔夫?铁手——也就是那个算计了我的看 门老大爷从拐角那边走了过来,看到我这副模样,他那双满是白内障的眼睛闪过 一抹不可思议。
 
  「那是自然,叔,不是我说你,你就算以前再怎么会调教女人,现在也老不 中用啦。你看,咱只要把抓住龙裔当性奴的消息放出去,周边那些个小鱼小虾的 强盗团谁不来投靠我?什么一窝弟兄死得只剩你我,根本不算个事。」哈瓦尔? 铁手一边朝自己的叔叔吹嘘,一边甩动自己的大屌以示自己吊炸天。
 
  「哼,这证明你对调教这门技术还没入门呢。」瞎眼老头轻蔑一笑:「好了, 这两天你也玩够了,放她回去吧。」
 
  「什么!?你是不是老得昏了头了?」
 
  这下不仅仅是哈瓦尔,就连我都惊呆愣在原地。
 
  「放心吧,如果你还想操这个女人很快就会有机会的。」伍尔夫?铁手慢步 向我走来,然后在我的面前蹲下:「不过,在她临走之前我会送点东西给她。」 
  说完,他不知从哪摸出两枚银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扎进了我的两颗乳头, 仿佛那双眼根本就没瞎似的。
 
  「呀——!!」
 
             (二)仆人的玩物
 
  佛克瑞斯领地,观湖庄园。
 
  「妈妈,你回来啦!」
 
  当我一推开前厅大门,我的一双养儿女——赫洛阿和苏菲——便欢快的扑飞 到我的怀里。
 
  我偷偷地深吸一口气,脸上的红晕消散少许,微笑着摸了摸他们的头:「是 啊,我回来啦,在家里有没有听瑞雅阿姨的话啊?」
 
  苏菲甜甜地一笑:「嘿嘿,放心啦妈妈,我很乖的,但赫洛阿就不知道咯。」 
  「喂,说什么呢,我也很……」赫洛阿也正想说点什么,突然眉头一皱: 「咦,妈妈,你身上好像有股……奇怪的香味唉,闻起来甜甜的,像牛奶一样的 ……」
 
  「这……这是……」听到这话我的脸颊登时红了一片,沉默片刻,伸手从身 后的行囊里掏出了一袋猛犸奶酪球:「啊,是妈妈特意从巨人那得来的猛犸奶酪 啦,你们最喜欢的了,随意特地带回来给你们吃呀。」
 
  「哇,妈妈真好,谢谢妈妈!」
 
  我的嘴角强打起一抹微笑:「行啦,妈妈刚回家想先洗个澡,你们到外面去 玩吧。」
 
  「嗯,好。」
 
  赫洛阿和苏菲听完后便撒腿追打着跑了出去,早已站在大厅门口的侍卫兼管 家瑞雅则朝我行了一礼。
 
  「欢迎回家,男爵大人。」
 
  「嗯,瑞雅,把这袋奶酪球处理一下吧,待会做几道点心给孩子们吃,我… …我先去洗澡。」
 
  我将手里的奶酪袋子往瑞雅手里一扔,便快步推开前厅的门,朝地下浴室的 方向走去,却迎面遇上了庄园的别墅乐手卢埃林。
 
  「啊,尊敬的龙裔女士,在您进行伟大冒险的时候我有特意为您编写了几首 新的歌曲,希望您能……嗯……?」
 
  「待会再说,我这个时候要洗澡了……」虽然诗人的表情十分殷切,但我此 刻哪还顾得上听歌?匆匆忙忙地就从他身边走了过去,丝毫没有注意到他脸上最 后浮现出的异样神色。
 
  说实在的我一直都不是很喜欢家里多一个吵闹的吟游诗人,不过由于孩子们 喜欢动听的歌谣和各种英雄故事,于是我便从吟游诗人协会雇佣了一位风趣幽默 的乐手来家里陪孩子们玩。这个卢埃林也确实嗓音动听,口若悬河,但据说此人 在独孤城是有名的浪荡子,平日里没少招蜂引蝶。当初我招聘诗人时他第一个跳 出来自告奋勇地要求担任这个角色,结果回到庄园后他居然明目张胆地问我要不 要和他上床,我自然是声色俱厉言词拒绝,不过在这之后他总是用一种很异样的 眼光看我。虽然面对他我有些不自在,不过既然孩子们喜欢他,我也没有将他辞 退。
 
  ……
 
  地下浴室内。
 
  「噫……啊啊啊……唔……」
 
  由伍尔夫?铁手归还给我的那套珍贵的龙鳞铠甲被我散乱地扔在地上。
 
  我背靠着浴室的墙壁,一丝不挂地站在热腾腾的浴汤中,牙关紧咬,双手托 着一对硕大的乳房不断挤压,一缕缕乳白色的液体顺着我凸起的乳头激射而出, 落在清澈的浴汤中散作点点白花。
 
  「啊啊……不行了……啊……我的……我的胸部……已经……坏掉了啊……」 
  望着自己已经胀大得有两个西瓜般大小的乳房和上面挺立的鲜红色的乳头, 挤了半天乳汁的我面色潮红,全身乏力地坐倒在浴池里。
 
  虽然伍尔夫那个老头归还了我被抢走的钱财和装备,但临走前用涂了特殊药 剂的银针挑坏了我的乳腺。现在的我胸部不仅变大了好几倍,原本粉嫩的乳头也 变成了鲜红色,因为莫名的刺痛而随时保持挺立的状态,更要命的是不断分泌的 乳汁。从白河监视哨逃出来没过多久我就感觉贴身的内衣被奶水濡湿了。因为害 怕被家里人闻到溢出的奶香味产生怀疑,我便在溪木镇的路坎那买了一袋猛犸奶 酪球,现在看来总算是蒙混过去了。
 
  「哈……」
 
  甩了甩思绪混乱的脑袋,将整个身体没入热腾腾的浴汤里,感受着火盐带来 的温度,我闭上了眼。脑海里浮现出这些天来被哈瓦尔?铁手破身、强暴、凌辱 的场景。
 
  铁柱搬的大肉棒一击贯穿了守护着我狭窄阴道的处女膜,强盗头子不顾我撕 心裂肺的哭喊强行耕耘着我的身体,下体在剧烈的抽插中溢出了鲜血和淫液…… 第一次逼迫我为他口交,试图反抗的我身体被雨点般落下的皮鞭抽得花枝乱颤, 最后屈服的我跪在他面前,一边用舌头舔着他的脚趾一边说出了「请让我这卑贱 的龙裔妓女替尊敬的强盗老大清理肉棒吧」这样下贱的请求……「淫贱母狗」道 格薇?饮尿者,在我喝下他骚臭的尿水后,我被赋予了这样的名字……「啊啊… …贱货……母狗……妓女……淫妇……啊啊啊……这就是我吗……我是这么下贱 的女人吗……」想到这里我的呼吸紊乱了起来,一只手不自觉地开始在乳房上游 走,另一只手则探到了蜜穴伸出,中指和无名指抠挖着阴道壁上的嫩肉。
 
  「呜呜……肉棒……啊啊……肉棒……强盗的……大肉棒啊……啊啊,操死 我了……啊啊……操……操得我……好爽啊……啊啊……」
 
  感觉浑身燥热难耐,高涨的欲望再一次迫使我放弃了自尊,头脑里幻想着哈 瓦尔?铁手的大棒顶在我的蜜穴洞口,然后大力一插,一捅到底地直达我的子宫 深处,这让我忍不住放声浪叫了起来,手里的动作也变得更加激烈了。
 
  「噫噫噫……呀……啊啊啊……我就是个婊子……啊啊……千人骑万人操的 ……啊啊……婊子啊……啊……骚屄……快来操哇……奶子……奶子啊……快来 玩啊……呀啊……还有我的小嘴……最擅长给男人吸鸡巴啦……啊啊啊……」 
  哈瓦尔?铁手往日为了淫辱我而让我说出来的淫秽之语,此刻竟让我感到无 比的兴奋。
 
  「哇哦,看样子我们的龙裔大人真的是让人开发了呢,原来这次冒险出去是 跑去接客了啊。」
 
  突然一声不和谐的惊呼,如同当头一盆凉水,浇灭了我亢奋的欲望,我惊愕 地睁眼望去,看到一个男人正站在浴室的入口处,满脸淫荡的笑容盯着我探进小 穴的手指。
 
  「卢埃林!?你……你怎么进来的?不对!谁允许你进来的?快点出去……!!」 我惊慌地将身体沉入水中,花容失色,朝眼前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仆斥责道。 
  「嗯哼?龙裔大人真的想要我离开?刚才是谁一边自慰一边说自己是千人骑 万人操的淫妇,然后让人来操自己的骚屄玩自己的奶子的?」
 
  「不……不对,我不是……」
 
  卢埃林听了我的呵斥不仅没有转身离开反而步步接近,我拼命摇头试图否认 他说的话,身体下意识地朝后缩,不料脚下一滑,整个人坐倒在了浴池里。 
  「哈哈,真想不到我还是有能够和龙裔大人做爱的那一天嘛,」趁着这个机 会,乐手快步走到我的面前,解开裤袋掏出了他的肉棒,然后伸手托起我的下巴, 用火热的龟头按摩我柔软的红唇和脸颊,而我此时竟然毫无反抗的力气。看着我 哀求的目光,他咧嘴一笑:「嘻嘻,龙裔大人其实很想要吧,真是的,都已经是 妓女了还装作一副女英雄的样子,现在肉棒就在这里哦,你真的不要?」
 
  「我……」
 
  感受着龟头分泌的粘液画满我的脸颊,熟悉的腥臭气味钻进我的鼻孔,我闭 上了双眼,脑海里浮现出一幕幕画面,那是我用各种姿势不断取悦哈瓦尔?铁手 巨根的画面。
 
  啊,忍受不住了。
 
  「哦哦哦,这……这真是……看来您这段时间没少舔男人的肉棒啊,啊呼… …太爽了。」
 
  我大口将卢埃林的阴茎整个吞到喉咙,然后再缓缓吐出,品尝着肉棒独有的 咸腥味道,发出「跐溜」「跐溜」的吮吸声,嘴唇在吞吐的过程中因为用力吸着 肉棒而被拉长,露出一副母猪般的蠢脸。
 
  「没想到伟大的龙裔大人吃起鸡巴来竟是这样一副痴态,唉,不知道赫洛阿 少爷和苏菲小姐知道自己的母亲如此淫荡会作何感想哦~ 」
 
  「不……不行……要是……被他们……知道的话……」一听他提起自己的养 子和养女,我心里顿时咯噔一跳,不顾嘴里还有一根肉棒进出,发出了抗议。 
  「唉,有什么关系嘛,反正是收养的吧,就算把蜜穴掰开给赫洛阿少爷操也 不会有问题呢,息子的肉棒……嘿嘿。至于苏菲小姐么,嗯,她可是个小美人呢, 或许在受到淫荡的婊子龙裔大人的教育后也会变成淫荡的小婊子,到时候我或许 有机会试试母女双飞的感觉啊。」
 
  「啊……啊……被赫洛阿操穴什么的……啊……不可以啊……我……我……」 我拼命的想要反抗,但是喉咙被大鸡巴一下又一下的操着,脑海里竟浮现出赫洛 阿一脸邪笑地掰开我的大腿,将高昂的小肉棒捅进我蜜穴的画面。这种背德的兴 奋感让我原本就倍感空虚的下体分泌出大量的蜜汁。
 
  「啊哈……谁……谁来都……无所谓了……想要……想要被……被人操穴… …啊……啊……」现在的我已经没有别的想法了,只想要被人从后面粗暴地插进 来,捏爆我的奶子,再将我的阴道和子宫干成一团烂肉。
 
  「嘿嘿嘿,如您所愿。」卢埃林听着我堕落的宣言,淫笑着加快了腰间的速 度…………
 
  「啊唔……」
 
  满身香汗,一丝不挂的我被扔在了大床上,卢埃林赤条条地扑了上来,双手 直奔我胸前两个硕大的乳房,感受着肉体和胸部被男人挤压得快感,我的喉咙里 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娇喘。
 
  「不……不行啊,会……会被瑞雅和孩子们发现的……」看着乐手将我的两 团奶子不断捏成各种形状,两颗乳头也不断渗出奶水,我拼命地压抑这自己想要 叫出声的欲望,绷紧的身体不住地颤动着。
 
  「嘿嘿,看到就看到了,现在的你害怕这个么,来,先亲个小嘴先~ 」卢埃 林可不管我此时紧张的要命,探头直接将嘴直抵在我柔软的唇瓣上,黏滑的舌头 轻易地撬开我的贝齿,引出我的香舌开始吮吸我的唾液。
 
  「唔……唔……跐溜……唔……」
 
  在白河监视哨的时候哈瓦尔?铁手一直都把我当做一个泄欲的工具,从来没 有跟我做过接吻这样的事,现在被卢埃林这等花丛老手侵入口腔夺去初吻,哪里 还有半分抗拒的余力,一条香舌被他含在嘴里任由其舔舐吮吸,而他的一双手也 没闲着,肆意揉捏着我身体上下的敏感带,此时的我就如一条发情的母狗,被他 压在床上任由他爱抚玩弄。
 
  「哈……咳咳……咳……」
 
  一番几乎令人窒息的长吻过后,卢埃林终于将舌头抽离了我的唇,一条细细 的香津顺着他的舌尖带出了我的口腔,粘着我的唇瓣滴在我裸露的胸脯上。我犹 未满足地伸出手指在我的舌尖上又沾出一丝,回味着刚才互相交换水分时的味道。 卢埃林见到我这副模样,笑着再度凑了过去,用舌尖挑逗我吐出的舌尖,我们就 这样品尝着各自的唾液。
 
  「唔唔,龙裔大人的口水好香甜呀,就这样对着这条香舌舔一天也不会觉得 腻呢,嘻嘻,不过我觉得咱们该换一下称呼了,来,叫一声『老公』先~ 」 
  「嗯……啊……老……老公~ 」
 
  被他舔弄了舌尖之后又被他亲吻着脖颈和耳垂,我兴奋地娇喘连连。一想到 自己连他的鸡巴都舔过了,还被他夺走了初吻。虽然只是家里雇的一个乐手,但 我自己被那哈瓦尔?铁手一连操了好几天,也变成了被人玩烂了的二手货了。嗯, 既然他愿意接受我这被人玩过的烂穴,操屄的技术又好,要做我的老公也没什么 啦。
 
  「嘿嘿,乖,那么接下来老公我要干你的淫穴咯,嘻嘻,看老公的擎天柱— —!!」
 
  「啊啊啊啊啊,老……老公的擎天柱……好……好厉害呀……插得……插得 老婆我瞬间就要丢了啊——!!」
 
  大肉棒直接没入我的鲍鱼口,直干得我浑身一颤,胸中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紧接着卢埃林开始动起腰肢,下体「啪啪啪」地撞击着我的蜜穴和臀部,直干得 我蜜汁横流。
 
  「嘿嘿,老公我也是……很舒服啊,哦哦哦哦哦……嗯……不过不是老婆哦, 你充其量只是小妾的程度而已。」卢埃林一边享受着我的肉体,一边语不惊人地 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什……什么?我……我只是小……小妾吗?」即便是被人奋力耕耘着,这 番话也让我大吃一惊。
 
  「当然咯,龙裔大人……哦不,道格薇你都这么淫荡了,刚刚插进去就兴奋 得出水,还有这奶水……哦,天哪,一不留神居然已经流了这么多了。」卢埃林 一边干我的穴,一边俯下身子用牙齿咬了咬我挺立的乳头,刚刚分泌的乳汁已经 顺着我的大奶子流满了整条床单了。
 
  「为……为什么啊……我……我这么爱……爱老公你,为什……什么……」 
  「不不不,道格薇你才不是爱我呢,当初我向你求爱的时候你可是想都没想 就拒绝了,现在被人干烂了之后才让我干,你说你是有多下贱?」说到这里卢埃 林愤恨地加大了腰间的力道,我分外敏感的阴道被这么一刺激霎时间又高潮了一 次。
 
  「噫噫噫噫噫噫……对……对不起……我……我实在……实在太下贱啦…… 啊啊啊啊——!!」
 
  「对啊,你就是个贱婊子,什么龙裔,明明就是个妓女胚子,」看着被操到 翻白眼,蜜穴不断向外冒着淫液的我,卢埃林的内心里闪过一抹报复的快感: 「好啦,婊子道格薇,现在你该明白你自己的地位了吧,现在把你所有的财产和 头衔全部转让给我,然后求老公我原谅你吧,这样的话我还会考虑收你当小妾, 不然就把你卖到老霍尔丹,让你在那做一个不值钱的野鸡!」
 
  「啊啊啊……对……对不起……贱……贱妾知错啦……啊啊……妾身……愿 意……把所有的财……财产和……和头衔都转给老公……啊啊……只……只要老 公……愿意收……收我当小妾……啊啊……不要……不要卖到……卖到老霍尔丹 当野鸡……啊……」
 
  昔日作为高高在上的女主人,此时此刻我把我所拥有的一切都给了眼前的这 个家仆,仅仅只是为了成为伺候他,供他泄欲的小妾。最后的一个字从我嘴里说 完,我再也忍不住地「呜呜」的哭出声来,为自己如此淫贱的样子而哭泣,但伤 心之余,被这般对待后我的心里竟闪过一抹别样的兴奋感。
 
  「哈哈,很好,那么接下来就履行作为侍妾的第一份责任,用你那淫乱的子 宫接受老公我的精液吧,如果能帮为夫生个小孩那就更好啦——!!」得到了自 己所想要的一切的卢埃林,得意地一抖霸王枪,一注子孙精华涌进我的子宫,感 受着子宫内部饱胀的充实感,我的蜜穴再一次喷发了:
 
  「啊啊啊,射……射进来啦,啊啊……贱……贱妾要帮老公怀孕生小孩啊… …啊啊——!!」
 
  「哼,真是淫荡,不过也好,现在龙裔的所有财产和权柄都是属于我的了。」 
  望着躺在濡湿的床上,全身肌肤满是潮红,香汗淋漓,眼神涣散的我,卢埃 林用一块毛巾清理了一下黏糊糊的下体,然后将脏掉的毛巾扔在了我的脸上。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9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08-24更新.